菜单

玄汉旌德大盐商江春

2019年10月5日 - 永利皇宫

清道光十八年阮元在朝担任体仁阁大学士已满三年,本人亦已七十五岁高龄,且腿足均患有严重的风火症。因此请求告老还乡。总算得到朝廷恩准,离开政治权力的中枢北京,回到了故乡的绿杨城郭颐养天年。
阮府在当时扬州兴仁街所建家庙已于嘉庆八年落成。据专家介绍,家庙与祠堂有所区别。祠堂凡本族人祖先的木主无论上溯几代均已入纪,而家庙只供奉高、曾、祖、弥四代木主。阮氏家族另有祠堂是嘉庆五年建于公道桥的,现已不存。阮氏家庙大门坐北朝南,东、西两侧各有住宅数进,供近支族人居住。阮氏家庙虽系阮元出资购建的,但产权为族人共有,而非阮元私产,所以阮元在扬州城内另有一处住宅,位于旧城公道巷。公道巷巷口有座石牌楼,上书福寿庭三个大字;两侧有副对联:三朝元老,一代伟人。所以现在这个地方仍然称为福寿庭或阮家大院,就是这副对联常使阮公心中不安,因为他久历官场,唯恐遭人非议,因此久有迁居之意。由此可见阮元这样一个重量级的人物,在当时的扬州虽非无房户,但房产并不多,与现在的房爷、房叔不可同日而语了。
道光二十三年正月二十日阮太傅八十寿诞之期,朝廷礼遇甚隆。同年清明前三天,阮元回到公道桥扫墓,当天没有回城,夜宿他在公道桥所建的爱吾草庐之中。恰巧就在这一天,扬州城中福寿庭的阮家大院失火,阮公收藏的许多文物毁于一旦。他老人家因为不在宅中幸免于难,也算不幸中之万幸。至此扬州城内唯一属于阮元的住宅已经不复存在,他势必要另建新居。
康山形成于明朝永乐年间(1403年-1433年)。时任平江伯的水利专家陈瑄率领扬州军民疏通扬州护城河,把挖出来的土方置于当时扬州城外东南隅而形成一座土丘就是后来的康山。当时扬州只有旧城尚无新城,所以康山是在城外。康山草堂是明正德年间(1506年-1521年)状元康海隐居于此时所筑,从此康山姓康了,可谓历史悠久。时代变迁到清乾隆年间(1736年-1795年)康山草堂的主人是鼎鼎大名的两淮商总江春。乾隆皇帝六次南巡,临幸扬州。江春均参与接驾大典,特别是最后两次南巡,皇帝都亲临康山草堂,对其中环境大加赞赏。
江春虽然声名显赫,但身后萧条。他因为亏欠公款,被籍没家产,康山草堂也被充公入官。从此名园荒芜,游踪罕至。而阮元与江春原有亲戚关系,阮元是江春的晚辈,据说阮元的祖先曾经得到过江春的帮助,阮元也曾经为江春立传。或许与上述原因有关,需要购买住宅的阮元决定买下已经入官的康山草堂作为新居。阮元买下康山草堂后,略加装修改为康山正宅,花园在侧面。特地大门上对联改用三朝阁老,九省疆臣,真是用心良苦。
道光二十三年八月阮元正式迁入康山正宅居住,从此安居康山,再没有迁居过。道光二十九年十月十三日这位一代名臣、文化巨擘无疾而终于康山正宅之内,享年86岁,并被说谥为文达,可谓生荣死哀了。他在康山正宅内一共生活了六年零两个月。
阮元与康山草堂关系不可谓之不深,且康山草堂遗址距今毓贤街阮氏家庙也不算远,所以这次开发阮元特色的文化旅游线,应包括康山草堂遗址在内,统一规划,且在康山园区内增加阮元元素,一定能提高文化品质,增色不少。

扬州地处我国南北交通枢纽,为四方财源、货物集散地。扬州的繁荣主要是盐业的繁荣。在经营盐业的商户中,以徽州商人最多,其次是江西、湖南、广东等地商人。徽州盐商中有一位声名显赫、叱咤风云的人物,他就是深得乾隆赏识、以布衣上交天子的大盐商江春。
江春字颖长,号鹤亭,旌德县江村人。生于清康熙59年,卒于乾隆54年,终年69岁。江春出身盐商世家,他的祖父江演幼年时即与其父担囊至扬州,用才智理盐策,数年积小而高大,成为两淮盐商的中坚人物。江春的父亲江承瑜也从事盐业经营,为两淮总商之一。江春22岁参加乡试考举人,名落孙山后去扬州协助父亲经营盐业,父死后不久,继为总商,并由江春之侄江昉(江演次子江承玠之子)协助江春经商,直到在扬州去世前四十余年时间内,一直驰骋于扬州两淮盐业界。江春行盐的旗号为广达,名以旗称,故人们包括乾隆帝在内又称他为江广达。
江春在经商生涯中,办事能力十分高强,他遇上乾隆六次南巡,几次对边疆用兵,庆祝皇太后万寿节典礼,以及许多大工程和大灾的赈济,朝廷军政费用支出浩繁,各级地方部门,特别是盐务部门为筹措经费,江春都尽心尽力,出谋策划。据嘉庆《两淮盐法志》记载:乾隆16年,首次南巡,驾临扬州,至乾隆49年,江春与他人急公报效、输将巨款达白银1120万两之多,为清王朝效尽了犬马之劳。江春的办事能力也惊动了乾隆皇帝,每当新的两淮巡盐御史上任前,乾隆总要对巡盐御史说:江广达人老成,可与咨商,江春成了当时朝廷与两淮盐商之间联系的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
江春得到乾隆恩宠,赐予他内务府奉宸苑卿的官衔,赏戴孔雀翎,成为当时盐商中仅有的一支孔雀翎。他被乾隆召见于镇江金山行宫,先后被赐御书、福字、貂皮、荷包、数珠、鼻烟壶、玉器、藏香、柱杖等物不计其数。乾隆27年,江春又因捕获销毁宫内金册而逃逸的太监张风,被乾隆赐予布政使衔,这样江春既是商人,又是儒者和大官,集三者于一身,由于官不是实缺,故江春在很多场合是以儒者面貌出现的商人。乾隆50年,江春被乾隆邀请参加北京举行的千叟宴,成为以布衣上交天子的第一人,后来他更被乾隆授予正一品光禄大夫头衔,成为声名显赫的重要人物。
江春为迎接乾隆南巡,两次在自家所建的康山草堂别墅接驾皇上,乾隆游玩此园后说:喜平山之外,得近处小憩表示十分满意并赐赋《游康山》诗:新城南界有山堂,遗迹其人道姓康。曾是驻舆忆庚子,遂教题额仿香光。重来园景皆依旧,细看碑书未异常。述古虽讹近文翰,一游精鉴不妨详。
江春除建有康山草堂外,还有江园、深庄、东园等,在清代扬州盐商中,江春是拥有园林最多的一个。由于历史的变迁,昔日这些繁华的园林,如今大都已无迹可寻,仅有的康山草堂遗址,也只有后辈人们兴建的一座亭子。
由于迎驾以及大笔巨款报效,江春富有的家产逐渐消乏,表面上繁华,内囊已十分空虚,乾隆33年发生两淮盐引案,对江春是一次相当严重的打击,这是一次盐商勾结盐务衙门官员的经济贪污大案。审讯结果,除有关官员受到惩处外,江春也被革去职衔,贪污巨款公款(白银1019万余两)着落各盐商分赔。江春虽受此打击,但乾隆仍对他信任有加,乾隆36年,因江春家产消乏,乾隆赏借他30万两皇帑,以资助他营运盐业。乾隆50年,乾隆又一次赏借25万两皇帑给江春,按一分起息。江春死后,到嘉庆6年,嘉庆皇帝又因江春之子江振鸿资本未充,赏借5万两白银作其运营盐业资本,乾隆和嘉庆对一介商人如此关怀备至,在中国历史上实属罕见,绝无仅有。
江春是一位有一定文化素养的盐商,对于文学艺术也有较高的鉴赏能力和爱好,他在处理日常盐务活动后,闲暇时从事诗文创作,着有《随月读书楼诗集》三卷、《黄海游录》一卷,另有《水南花墅吟稿》等著作。他以文会友,提倡和奖励戏曲,招引戏曲人才,组建戏曲家班,与艺人为友,江春家有德音、春台两个戏班,在招待四面八方官僚文人和社会名流的酒宴上演出。江春对于发展我国地方戏曲推进戏曲事业发展上是功不可没的。凡士大夫路过扬州,多住宿于江春的康山草堂,他家中常常奇士云集,盛极一时。
江春在两淮盐业史上以及扬州地方史上,都是一个值得人们提起的重要人物。

图片 1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