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永利皇宫游戏】论历史流传物的语言性

2019年8月17日 - 永利皇宫

Culture Hermeneutic Perspective: The Generation and Communication of
Network Language Text

歧义是什么意思 英语歧义中一些问题的看法 2019-01-11 11:35 分类:资讯
阅读()

人类历史上所有的文化经典都是在绵延无尽的四维时空中展开的历史流传物。流传物是历史中某一文本透过作为事件的语言的传播与阐释而生成的构成物,它是效果历史的文本化持存,是作为过程的文化传统的生成,是作为流传事件而在语言的漂移中进行的阐释活动本身,是人的社会性实践交往的沉积性呈现。西方解释学作为特别关注传统的理论或学说,理所当然地将流传物或历史流传物作为其核心概念。但中文里的“流传物”或“历史流传物”在一定程度上是翻译过程中衍生的或生成的概念。文本主要论述历史流传物的语言性及其意义。

作者简介:李敬,上海社会科学院新闻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上海 200020)

2008年2月第26卷第1期海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Humanities&SocialSciencesJournalofHainanUniversityFeb.2008Vol.26No.1

历史流传物/构成物/语言性/实践解释学

原发信息:《社会科学》第20158期

英语歧义中一些问题的看法

金元浦,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

内容提要:网络流行语作为一种社会文化现象受到成为诸多学科的关注,与既有的总体性研究不同,笔者对研究对象进行了明确界定,即对网络语言所依赖的“语境”层级进行分类,聚焦于更具社会文化性的“背景语境”(background
environment)中的网络语词,通过内置了存在论立场的语言观,并结合了英美分析哲学之严谨方法的文化解释学框架,分别从文本的功能与目的、文本意义的“有限—无限性”、文本“作者/读者”的身份同一性、元文本的永恒“在场”与“缺席”几个角度来理解网络语言现象,思考网络语言生成与传播背后的文化根基。

张晓红

一百年来,对传统、传统文化和传统文化经典的批判、清除、讨伐构成了中国现代思想史、文化史和学术史的主潮。这是在一定历史语境中发生的社会历史实践,具有不可逆转的历史合理性和实践必然性。但是,在新世纪“文化转向”的全球背景下,传统的回归、国学的再热、经典的重塑、文化的反思、中华文化的复兴与文化中国形象的全球重建,都需要我们从学理上进行深入探索,寻找文化的历史承传、变革与转换的内在逻辑和哲理依据。而要进行这一研究,就必须对“历史流传物”这一关键词做出探究。这也许是全部文化历史研究的逻辑起点。

The paper analysis on the phenomenon of Popular Network Language and
which is different from the existing research in overall way,the
research object is selected and focused on the Network Language relying
on the context of background-environment-level reflecting the social
culture situation.From the culture hermeneutic which take the standpoint
of Ontology Language view and also absorb the accurate way of British
and American analytical philosophy,writer try to understand the popular
phenomenon from the aspects of “function and aim”,”limited and
infinite”,”identity of writer/reader”,”presence and absence” and explore
the culture root hidden in the popular phenomenon.

(沈阳理工大学外国语学院,辽宁沈阳110168)

那么,什么是流传物,什么是历史流传物?

关键词:网络语/文本/意义/解释学/Popular Network
Language/Text/Meaning/Hermeneutic

从句法、语义、语用3个层面对英语歧义的产生及消除进行说明、分析,进而得出三者之间

流传物是历史中某一文本通过作为事件的语言的传播与阐释而生成的构成物,它是效果历史的文本化持存,是作为过程的文化传统的生成,是作为流传事件而在语言的漂移中进行的阐释活动本身,是人的社会性实践交往的沉积性呈现。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媒介话语在‘个体化’社会背景中的文化价值构建研究”(项目编号:14BXW058)和上海市哲社项目“‘个体化’社会中我国媒介话语的价值构建研究”(项目编号:2013BXW002)的阶段性成果。

的关系:句法、语义、语用三者互相制约,相互影响。[wwW.NiUBb.neT]句法多义及多层次性是歧义产生的基础,语义上的多

人类历史上所有的文化经典都是在绵延无尽的四维时空中展开的历史流传物。没有流传物,就没有人的传统;没有历史流传物,也就没有人的历史。人是历史的流传物,人的历史,就是流传的历史。

网络语言的流行作为互联网时代的新现象,受到各学科的广泛关注。然而,语言的问题从来不只是符号的表意问题,它与人的存在样态、意识形态、权力运作方式都有着根本性的关联。由此,对于网络语言的研究,必然引起语言学、社会学、文学、传播学等不同学科视角的讨论。但作为研究对象的“网络语言”,其外延过于宽泛,包括了从“表情符号”到“淘宝体”的各类符号形式。然而,从动态语用学的角度来看,这些网络语词、句式和语篇之间有着内在的、不易觉察的差异:它们所依赖的语境类型(context
type)不同。也就是说,文本之意义生成所依据的语境有着层级上的差异。尽管研究者可使用宏观理论视角对作为网络语言进行总体性分析①,但通过对研究对象的限定(在特定语境层次上限定文本类型),有利于对语言生成进程中的社会语境与传播机制进行深入细致的分析。本文采用文化解释学②的方法对“背景语境”层级的作为“文本”③的“网络语词”进行讨论。

义为歧义的产生提供了条件,而语用则为歧义提供成立的依据及多种解释的可能性和合理性。

作为当代哲学解释学关键词的“流传物”或“历史流传物”,其德文原文为“{J1R501.JPG}berlieferung”,“über”有在……之上、越过、
超越、跨越的含义,“liefer”有送货、交货、提供之义;“-ung”系名词词尾。“流传事件”的德文原文为“{J1R501.JPG}berlieferungsgeschehen”,“Geschehen”有事件、事件之发生的含义。“流传物”的英文翻译为“tradition
”或“historical tradition”,即传统或历史传统。

一、研究对象界定:“背景语境”中的作为“文本”的“网络语词”

英语歧义;句法学;语义学;语用学;语境

德语中与之相应的另一个概念是“构成物”(Gebilde,或译创造物)。
所有的流传物实际上都是构成物,因为构成物具有在过程中生成的特性,它是创造物,是作品。历史文本、语言文本和读者、阐释者都是在“流传”这一绝对的中介中通过“转化”(Verwandlung)的“事件”而构成的。
转化并不是变化(Veranderung)。转化是“指某物一下子和整个地成了其他的东西,而这其他的作为被转化成的东西则成了该物的真正的存在,相对于这种真正的存在,该物原先的存在就不再是存在的了”①。所以,流传物是在历史事件的转化中生成的构成物:

以语言为对象的研究,总体上看,可以从语义学和语用学的两条进路展开。前者聚焦于“句子意义”(sentence
meaning),对语言的分析是在静态的、脱离语境的、非交往的抽象语言层面展开;后者则关注动态的、交往中的“话语意义”(utterance
meaning)。我们知道,在语义学之语用学转向的大背景下,话语意义的分析成为主流:相对于从符号规则、句式特点、语篇结构等静态层面的语义学分析来说,网络语言的“话语意义”分析,可以对社会文化语境下的网络文本之意义生成与传播进程一探究竟。

H31 A 1004-171001-0094-04

事件——文本化——流传——转化——构成物1 ……流传——转化——构成物2……

大量的、不间断生产出的网络语词随处可见,其中有些得以较长时间使用、有些则在快速遗忘中被消解。诸如“有钱,就是任性”、“萌萌哒”、“弱爆了”、“杯具”、“土豪”、“屌丝”、“贾君鹏,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神马都是浮云”、“俯卧撑”等诸多网络文本正在或曾经被广泛使用,这些“语词文本”的意向意义(intencled
meaning)④和阐释意义(interpreting
meaning),所依赖的“语境”层级不同:有些在狭义的“语篇环境(texture
environment)”中即可被理解,并获得相对稳定的意义,文本的阐释空间是有限的;而有些意义只有在“背景语境”(background
environment)中才得以生成和理解,文本的阐释更具开放性。

早在1938年,Morris就认为符号学由符号关系学()。符号关系学研究“符号之间的形式关系”;语义学研究“符号与符

西方解释学作为特别关注传统的理论或学说,理所当然地将“流传物”或“历史流传物”作为其核心概念。但中文里的“流传物”或“历史流传物”在一定程度上是翻译过程中衍生的或生成的概念,它不再等同于英文中的“tradition”,
而是在语言的陌生化中衍生出或生成为另一个相对独立的概念的。

作为意义系统研究框架的“语境”概念的正式使用,以上世纪20年代初马林洛夫斯基(B.Malinnowsky)的语境概念作为开端。他区分了文化语境(context
of culture)和情境语境(context of
situation),前者指说话者生活于其中的社会文化背景,后者指涉语言行为的具体发生场景。此后,系统功能语言学家韩礼德(M.A.K.Halliday)又具体界定了情境语境的构成因素。总的来说,语境的分类依据语言学家的分类视角不同,术语指称各有不同,但基本采用二分法⑤,即以“情境语境—文化语境”;“局部语境—整体语境”;“物质语境—社会语境”等对物质符号的语篇语境和语篇之外的社会文化环境进行区分。⑥

号解释者的关系”。可见,句法学、3语言学家们尚无定论的问题。,对句子的研究可以从3个方面来进行:,;二是研究句子的意义,这属语义学探讨的对象;,。笔者试图通过英语歧义来探讨句法、语义、语一、句法学和歧义

对于有着五千年传统绵延至今未曾中断的文化中国、历史中国来说,它的学术意义是重大的。它打破了语言论转向以来文学、艺术乃至文化静态地追逐本体、自治或自律这一“理论革命”的主导趋向,将工具语言性深化为存在语言性、历史语言性和社会语言性,将历史性、社会性贯注于以语言论为基础的文学艺术的“本体性”研究,将文学艺术放在动态的人类精神传播的人文历史流程中来考察,复原文化“以心相传”的文化心理的传播阐释形态,为更高视野的“文化的转向”提供了哲学和文化理论的支持,也为文学艺术打破西方两极分立的学术承续方式,回到现实本身,回到当代文化的阐释实践本身提供了思考的空间。

本文采用“背景语境—语篇语境”来指称文本意义所依赖的不同语境层次。“背景语境”,指涉与新生语词现象相关或直接导致其产生的事件与文化背景。“语篇语境”强调的是意义所依存的由文字符号组成的上下文语境。对于“网络语词”,我们从动态的、“文本”的维度展开,目的在于对作为“文本”的网络语词之意义生成、意向意义、意义阐释、“作者—读者”身份等展开探究。对于某些语词,诸如“萌萌哒”“弱爆了”“楼主”“顶”“沙发”“潜水”“灌水”“给力”“汗”“雷人”“草泥马”“闪”“小白”“粉丝”“腹黑”等网络语词,读者对此类文本意义的阐释,可以仅通过语篇语境即可获得,甚至在离开语境的情况下,这些文本本身的符号结构方式,也使得读者对其意义的理解成为可能。需要注意的是,尽管文本总是开放性的,但意义的开放限度是有差别的。意义限度与文本本身的复杂程度、语境层级、文本功能等条件相关,语境是其中的关键因素,“因为语境是文本同一性及意义同一性的一个因素……相同的实体在不同的语境中可被赋予迥然不同的意义”⑦。

句法学研究语言的句子结构。美国语言学家乔姆斯基创立了转换生成语法理论。关于深层结构(DeepStructure)和表层结构(SurfaceStructure),乔姆斯基认为,每个句子都有两个结构层次———深层和表层。深层结构显示基本的句法关系,决定句子的意思;表层结构则表示用于交际中的句子的形式,决定句子的语音。句子的深层结构通过转换规则变为表层结构。乔姆斯基把语言看成是句子的无限集合。所谓掌握语言,即听懂和说出无限多句子的能力。句子的创造是有规则的,其一是短语结构规则,它与深层结构相联系;其二是转换规则,即把句子的深层结构转换为表层结构的规则。

一、历史流传物的语言性

语境是文本意义阐释的重要依托,或者说语境是文本意义的决定性因素。我们必须注意的是,“文本”的意义在某种程度上总是依赖于语境,这也是“文本”与“语言”的重要差异:作为语言的语词,其意义可以脱离语境而被理解,即“字面意义(literal
meaning)”;但作为“文本”的语词,则不存在所谓的“字面文本意义”,因为文本总是作者为了某个特定目的的语言集合⑧,目的只能在语境中被理解。在我们区分了“文本”之后,另一个要点是,“文本”的阐释意义与语境层级(level
of
context)相关:愈少的“背景语境”渗透进文本,文本的意义明确性程度就越高。诸如“给力”这样的网络语词,其字面意义较清晰,即“很棒,很有效用”,读者在特定的语篇语境中将获得更确切的意义理解。如“出台这样的政策,真是给力!”“给力”的意义被理解为“很有效,很贴合当下需求”。同理,“灌水”“雷人”“粉丝”等文本也是如此,依赖于语篇语境的文本的意义限度高,读者很难对该类文本的意义作出过多的阐释。

句法歧义的产生是由于句子的某个结构出现了几种不同的解释。究其原因,是由英语的句法灵活和词语搭配复杂多样所致。按照乔姆斯基的转换生成语法理论,句法歧义的出现是因为句子的表层结构相同,但却有两个或两个以上不同的深层结构。例如:

“如果我们希望像一个进行哲学思考的历史学家那样,对这些问题进行卓有成效的反思,那就要追溯到文化的起源,追溯到基本的事实,追溯到词和语言。”②文化经典在历史上主要是以语言形式存续的,这就确定了历史流传物的首要特征是它的语言性。“流传物的本质以语言性作为标志,这一事实显然在流传物是一种文字流传物的情况中达到其完全的诠释学意义。”③

与之相反,对某类文本意义的理解与背景语境密切相关,读者只能在“背景语境”中作出对文本意义的解读。诸如“屌丝”“哥吃的不是面,是寂寞”“贾君鹏,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宅”“神马都是浮云”“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俯卧撑”“高富帅”“土豪”对于此类文本意义的理解,在语篇语境中,意义仍是模糊的、不确切的,甚至无法进行解读。对于“屌丝”这个文本意义,只有对当下中国社会中的普通人,尤其是年轻人之生活境遇、生活态度和生活背景有一定程度的理解,才可能去获得它的文本意义。这个网络语词,几乎是横空出世并快速弥漫于生活之中的,从传统语义学来看,它只是一个单纯词,所指是某一类人。但动态的、作为文本层面的语词,它的意向意义、功能与阐释意义生成,以及“作者”与“读者”的身份关系,绝非只是一个音译的能指符号与指涉对象间简单的对应关系,而是在复杂的社会语境中的话语进程。同样,“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这样的看似意义简单的文本,实则也必须在背景语境中进行理解,它的意向意义与阐释意义,并不如同其符号字面意义看上去的那样简单,简单到几乎无所指涉的程度——它无实质意义,只是一种自嘲式的情绪表达。然而,这种“自嘲”的根,则是生长于复杂的背景语境之中的,我们只有刨开当代社会文化的土壤,才能看见意义看似“游离飘渺”的网络语词文本下深层的脉络。

Theshootingofthehunterswasterrible.这一表层结构下有如下两个深层结构:

历史流传物的语言性首先是在本体论意义上展开的。海德格尔把语言看作“存在的家”,而我们就居住于这个家中。加达默尔也一再说明,“能理解的存在就是语言”④。这并不是说存在就是语言,或者像我们通常很容易想到的那样,客观外在的世界独立于我们的思维而存在,不以我们的思维为转移,因而加达默尔的这一说法便成为一个明显的唯心论主张。“我们只能在语言中进行思维,我们的思维只能寓于语言之中,这正是语言给思想提出的深奥的谜。”⑤
这一命题是说我们只能通过语言来理解存在,语言涵容了人与世界的一切关系,作为不同于动物的人,他永远以语言的方式拥有或把握世界。我们不能将这一命题理解为人是通过语言来创立或虚构了这个世界,而是说语言带给人一种对于世界的特定关系和特定态度。语言即是一种世界观、一种文化观。从解释学来看,意义即是实践中的语言的存在。语言被认为是人的本体论存在形式,它是人化的文明的全部人类学历史成果,是人无时无刻不身处其中的大文化之在。语言在人类踏进文明门槛的时候就同时是工具的制造活动和社会性的物质交换活动本身,是融会于中、无法分割的社会性劳动过程本身(最简单的社会性劳动如集体狩猎必然同时是语言的成果)。因而劳动、语言、交往是合而为一的人类之为人类的最基本的社会性实践活动。“谁拥有语言,谁就‘拥有’世界”⑥,离开了语言,人的思维、人的交流、人的情感、人的历史、人的道德、人的全部社会关系、人的存在意义、人对世界的全部改造及社会性的文化“遗传”,以至于人类文明的展开都无从谈起。离开了语言,人类就不得不退回到动物世界,丧失全部文明,这是有人类学的研究成果予以证明的。世界的独立存在当然是毫无疑义的,语言与世界的基本关系并不意味着世界成了语言的产物,而是说世界必须通过语言(语言的命名及语言揭示的关系)向我们呈现出来,或者说世界必须进入语言,才能表现为我们的世界,语言是我们思想的边界。过去的学术史,总是把语言简单地视为工具,但在解释学看来,语言并不是意识借以同世界打交道的一种工具。“……语言根本不是一种器械或一种工具。因为工具的本性就在于我们能掌握对它的使用。这就是说,当我们要用它时可以把它拿出来,一旦完成它的使命又可以把它放在一边。但这和我们使用语言的词汇大不一样”⑦。当代哲学解释学从根本上颠覆了以往的工具语言观。

a.Thatsomeoneshootsatthehunterswasterrible.

流传物的本质就在于通过语言的媒介而存在。语言是思想、精神和理念的直接现实,它与发生中的事件是直接同一的。但思想、精神和理念是飘移的,稍纵即逝(就思想中的每一瞬间而言),其个体记忆的延续和集体记忆的形成、积淀都必须拥有自身的持存物,以为交流、交往、交换、对话之用。故思想、精神和理念只能通过文字获得自身的自在性或自主性。也因此一种思想才向一切时代一切人呈现、展开,从而具备交流的可能性。这就是所谓“思念持存”。“语言在文字性中获得其真正的精神性,因为理解的意识面对文字流传物才达到它的完全自主性。……文字性绝不是对于口头流传物的发展在质上并无改变的纯粹偶然的情况或纯粹的补充。”⑧
事件转化为语言的文字性存在是一个根本的飞跃,它是一种创制,一种构建,是与事件的告别,是具有自主性的一次脱胎和诞生,是作为自在之物存在的可能性展开之始。

b.Thatthehuntersshootatsomeonewasterrible.

当然,追求延续、追求持存的意愿也可以无须文字而存在,在漫长的文化口传时代,精神的流传是历史事件和人类集体生命行进中遗落的残余物,如大量的古代文物和遗迹。虽然现今此在可以从这种残余物出发有所补充地推知以往此在,但“只有文字流传物才能同已经成为生命残余物的纯粹持存相分离”⑨。因此,文字流传物在所有流传物中具有首要的、本体的、构架性或蓝图性的地位。最好的解释对象就是具有语言性质的东西。“理解语言流传物相对于理解其他流传物具有特有的优势。虽然语言流传物在直观的直接性这方面不如造型艺术的文物。”⑩
同时,从解释学总体语言观来看,人类集体生命行进中遗落的残余物,如大量的古代文物和遗迹无疑也从属于语言或为语言的构成物。

从本质上讲,句法歧义根源于句子结构层次的非一一对应性,即DS不同而SS相同。虽然有时SS也与语义有关系,但DS起主要决定作用,更重要的是,在同形异义的歧义结构中,句子意义只由DS决定,不受SS影响。因此,若把不同的DS转为相同的SS,句法歧义便会产生。DS、SS理论能使人们区分句子的语法歧义。又如:

为什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