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抄了中华夏族民共和国1374年,日本新禧佳节号“令和”,揭橥第三遍“脱中”

2019年8月2日 - 永利皇宫

作为世界上为数不多仍保留皇室的国家之一,日本在12月23日迎来了平成时代最后一个“天皇诞生日”。现年85岁的明仁天皇将于2019年4月30日正式退位,使用了30年的平成年号亦将随之成为历史。自1868年10月23日明治天皇发布诏书将年号从“庆应”改为“明治”以来,日本先后使用了明治、大正、昭和、平成四个年号。这些年号皆取自中国古代典籍,无不饱含着国泰民安、人寿年丰的吉祥寓意和美好祈愿。然而,在此后的一个半世纪里,日本却经历了过山车式的历史浮沉。在明治维新150周年的今天,在和平与发展成为世界主流的当下,日本政界如何回顾该国发展历程中的经验和教训,日本学界如何反思这150年来的兴衰成败,对于未来的日本、亚洲乃至全世界都具有重要而深远的影响。

作为世界上为数不多仍保留皇室的国家之一,日本在12月23日迎来了平成时代最后一个“天皇诞生日”。现年85岁的明仁天皇将于2019年4月30日正式退位10月23日,日本政府在位于东京的宪政纪念馆举行了“1868年明治维新150周年纪念仪式”,日本现任首相安倍晋三担任仪式典礼委员长。

编者按:新本新年号,是“脱中”宣言,还是强国自信?

官方表态回避侵略历史

作为世界上为数不多仍保留皇室的国家之一,日本在12月23日迎来了平成时代最后一个“天皇诞生日”。现年85岁的明仁天皇将于2019年4月30日正式退位,使用了30年的平成年号亦将随之成为历史。自1868年10月23日明治天皇发布诏书将年号从“庆应”改为“明治”以来,日本先后使用了明治、大正、昭和、平成四个年号。这些年号皆取自中国古代典籍,无不饱含着国泰民安、人寿年丰的吉祥寓意和美好祈愿。然而,在此后的一个半世纪里,日本却经历了过山车式的历史浮沉。在明治维新150周年的今天,在和平与发展成为世界主流的当下,日本政界如何回顾该国发展历程中的经验和教训,日本学界如何反思这150年来的兴衰成败,对于未来的日本、亚洲乃至全世界都具有重要而深远的影响。

作者:木蹊

10月23日,日本政府在位于东京的宪政纪念馆举行了“1868年明治维新150周年纪念仪式”,日本现任首相安倍晋三担任仪式典礼委员长。

官方表态回避侵略历史

北京时间4月1日上午10时42分,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会上正式公布日本新年号为“令和”,这是自“大化”以来,日本历史上的第248个年号。

安倍晋三在致辞中表示,纪念仪式旨在回顾明治以来的先辈伟业并继往开来。他列举了日本在明治时代所取得的历史进步,同时强调,“生活在今天的我们也必须以此为荣,以强有力的步伐前进”。他提到,明治维新时,殖民统治也波及到亚洲,日本当时正面临危机。他称:“必须捍卫独立,当时的人们果敢地采取了行动。”

10月23日,日本政府在位于东京的宪政纪念馆举行了“1868年明治维新150周年纪念仪式”,日本现任首相安倍晋三担任仪式典礼委员长。

虽然今天愚人节,可这则官方消息却十分正式,他宣告着日本,将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同时,也创下了日本年号历史上的几个第一!

然而,安倍晋三在致辞中并未提及对过去战争的反省。在呼吁年轻一代“了解我国现代化进程中发生的大事,从正反等各个侧面汲取经验”的同时,他也并未对反面部分进行任何具体说明。

安倍晋三在致辞中表示,纪念仪式旨在回顾明治以来的先辈伟业并继往开来。他列举了日本在明治时代所取得的历史进步,同时强调,“生活在今天的我们也必须以此为荣,以强有力的步伐前进”。他提到,明治维新时,殖民统治也波及到亚洲,日本当时正面临危机。他称:“必须捍卫独立,当时的人们果敢地采取了行动。”

1.改旧换新,宣布“脱中”

阶段划分折射历史观

然而,安倍晋三在致辞中并未提及对过去战争的反省。在呼吁年轻一代“了解我国现代化进程中发生的大事,从正反等各个侧面汲取经验”的同时,他也并未对反面部分进行任何具体说明。

据官方记者问的宣称,此次日本新年号的发布,创下了几个“第一”:

如何在明治维新以来的150年中划分出各具时代特征的历史阶段,日本学界提出了“两段论”“三段论”“四段论”等不同学说。“两段论”是以1945年日本战败为分割点,将150年的历史划分为77年的侵略扩张史和73年的和平发展史。“三段论”是以每50年为一个历史阶段。其中,第一个划分点正好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日本在巴黎和会上完全与英法美等列强平起平坐的1918年,而第二个划分点正好是日本国内生产总值超越当时的联邦德国、跃居西方世界第二的1968年。“四段论”则是根据年号来进行划分。

阶段划分折射历史观

1此次年号于正式更换前一个月被公布,

日本东京大学研究生院法学政治学研究科教授五百旗头薰认为,划分历史阶段,并不是简单的数字游戏,而是体现出人们基本的历史观。例如,“两段论”容易导致学者在研究中出现割裂历史的倾向,即简单地将日本的近现代史理解为黑暗混乱、不堪回首的战前史和欣欣向荣、蓬勃发展的战后史,如此则会忽略战前史与战后史的连续性。这不仅不利于研究者构建整体性的历史观,而且对于普通民众尤其是从未经历过战前和战争的人们而言,如果一味地认为战后的日本已经与战前的日本彻底斩断了关系,也不利于他们全面地认识历史和正确地反省历史。

如何在明治维新以来的150年中划分出各具时代特征的历史阶段,日本学界提出了“两段论”“三段论”“四段论”等不同学说。“两段论”是以1945年日本战败为分割点,将150年的历史划分为77年的侵略扩张史和73年的和平发展史。“三段论”是以每50年为一个历史阶段。其中,第一个划分点正好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日本在巴黎和会上完全与英法美等列强平起平坐的1918年,而第二个划分点正好是日本国内生产总值超越当时的联邦德国、跃居西方世界第二的1968年。“四段论”则是根据年号来进行划分。

2年号在天皇退位前被公布,皆为日本宪政史上首次;

从非常态回归常
日本上智大学综合全球学部教授宫城大藏认为,日本通过明治维新,实现了“脱亚入欧”并在亚洲占据了优势地位,造就了日本人的国民心态和国家认同。

日本东京大学研究生院法学政治学研究科教授五百旗头薰认为,划分历史阶段,并不是简单的数字游戏,而是体现出人们基本的历史观。例如,“两段论”容易导致学者在研究中出现割裂历史的倾向,即简单地将日本的近现代史理解为黑暗混乱、不堪回首的战前史和欣欣向荣、蓬勃发展的战后史,如此则会忽略战前史与战后史的连续性。这不仅不利于研究者构建整体性的历史观,而且对于普通民众尤其是从未经历过战前和战争的人们而言,如果一味地认为战后的日本已经与战前的日本彻底斩断了关系,也不利于他们全面地认识历史和正确地反省历史。

3此次年号更换也将成为明治时期以来,首次与天皇退位同时进行。

然而,近30年来,随着一些亚洲国家特别是中国的经济迅猛增长,让日本既不再是亚洲唯一的发达国家,也不再是亚洲最大的经济体。对此,宫城大藏分析称,从超拔于亚洲并具有绝对优势,到回归亚洲并只能维持相对的强大,日本的舆论未能及时调整心态,而是一直抱持着“日本没落”的悲观情绪和复杂感情。近年来,当日本与周边邻国在历史认识、领土纷争等问题上出现矛盾时,这种悲观情绪和复杂感情往往成为点燃民族主义情绪的导火索,进而导致问题进一步复杂化。

从非常态回归常态

同时,现任日本天皇明仁将于2019年4月30日退位,59岁的皇太子德仁将于5月1日即位,这也是日本近代以来首次天皇生前更替

因此,宫城大藏提出,只有认识到明治维新以来150年的历史,就是日本从“亚洲的唯一”回归“亚洲的一员”的历史,才能看清特朗普政权所奉行的“美国第一”理念的实质以及影响,才能明白日本与亚洲国家之间的问题从来就与美国等第三国无关,才能在当前的国际乱局中,处理好日本国内的政治问题,并发展日本与亚洲邻国的关系。

日本上智大学综合全球学部教授宫城大藏认为,日本通过明治维新,实现了“脱亚入欧”并在亚洲占据了优势地位,造就了日本人的国民心态和国家认同。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此前的247个年号均引用自中国古籍,而此次的新年号“令和”,则改为引用日本古籍《万叶集》。

以生命科学的视角看待国家历史

然而,近30年来,随着一些亚洲国家特别是中国的经济迅猛增长,让日本既不再是亚洲唯一的发达国家,也不再是亚洲最大的经济体。对此,宫城大藏分析称,从超拔于亚洲并具有绝对优势,到回归亚洲并只能维持相对的强大,日本的舆论未能及时调整心态,而是一直抱持着“日本没落”的悲观情绪和复杂感情。近年来,当日本与周边邻国在历史认识、领土纷争等问题上出现矛盾时,这种悲观情绪和复杂感情往往成为点燃民族主义情绪的导火索,进而导致问题进一步复杂化。

“令和”的寓意是什么?

东京财团政策研究所政治外交检证研究会成员村井哲也认为,如果将国家看作人体,那么全体国民构成了国家的身体,而有投票权的国民之意志则决定了国家大脑的思维活动。1890年,随着“明治宪法”的实施,日本召开第一届国会。彼时,日本总人口为3990万人,但只有约占总人口1.1%的45万人拥有投票权。这显然是个身躯庞大,但是思维能力不足的“人”。正是由于这样的先天不足,日本始终未能形成能够做出合理决定的“思维”和“人格”,以至于最终做出了发动战争这样令人绝望的“自杀行为”。

因此,宫城大藏提出,只有认识到明治维新以来150年的历史,就是日本从“亚洲的唯一”回归“亚洲的一员”的历史,才能看清特朗普政权所奉行的“美国第一”理念的实质以及影响,才能明白日本与亚洲国家之间的问题从来就与美国等第三国无关,才能在当前的国际乱局中,处理好日本国内的政治问题,并发展日本与亚洲邻国的关系。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日在记者会上就新年号“令和”表示:“它蕴含了在人们的美丽心灵相互靠近之中,文化诞生并成长的意思。”

直到1947年,日本根据战后制定的“和平宪法”举行了第一次总选举,此时日本总人口为7810万人,其中拥有投票权的人数达到4091万,占比为52.4%。由此,日本的“身体成长”和“大脑发育”终于达到了较为理想的平衡状态。

以生命科学的视角看待国家历史

内阁长官菅义伟则称,“希望能够选出一个符合新时代的年号,能够深深地扎根于日本人的生活当中。”

不过,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后,日本患上了世界罕见的“高龄少子化病”,并且病情不断恶化。这使得日本的“身躯”开始萎缩,其“大脑”更是老态尽显。反应迟钝、思维僵化的“高龄者政治”也改变了日本的“人格”,蓬勃朝气被沉沉暮气所取代。

东京财团政策研究所政治外交检证研究会成员村井哲也认为,如果将国家看作人体,那么全体国民构成了国家的身体,而有投票权的国民之意志则决定了国家大脑的思维活动。1890年,随着“明治宪法”的实施,日本召开第一届国会。彼时,日本总人口为3990万人,但只有约占总人口1.1%的45万人拥有投票权。这显然是个身躯庞大,但是思维能力不足的“人”。正是由于这样的先天不足,日本始终未能形成能够做出合理决定的“思维”和“人格”,以至于最终做出了发动战争这样令人绝望的“自杀行为”。

其实,日本的年号选取是由很多要求的,此次选出来的字就要遵循6个条件:

面对如此严重的生存危机,村井哲也认为,日本应该从明治维新150年来的历史中寻找答案。在此前的历史进程中,日本正是通过不断普及投票权,来让更多的“新鲜血液”进入“大脑”。2017年,日本举行了将拥有投票权的年龄从20岁下调至18岁之后的首次总选举。这无疑是一种有益的探索。下一步,如何让已经拥有了投票权的年轻人更加关心政治,更多地参与到日本的“大脑思维活动”之中,将成为日本“续命”并重塑“人格”的关键。

直到1947年,日本根据战后制定的“和平宪法”举行了第一次总选举,此时日本总人口为7810万人,其中拥有投票权的人数达到4091万,占比为52.4%。由此,日本的“身体成长”和“大脑发育”终于达到了较为理想的平衡状态。

1.使用常用汉字

追问“因何纪念”与“如何纪念”

不过,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后,日本患上了世界罕见的“高龄少子化病”,并且病情不断恶化。这使得日本的“身躯”开始萎缩,其“大脑”更是老态尽显。反应迟钝、思维僵化的“高龄者政治”也改变了日本的“人格”,蓬勃朝气被沉沉暮气所取代。

2.每个字最多12-15个笔画

围绕明治维新150周年而举行的纪念仪式和活动,到底应该纪念什么,又该怎么纪念,针对这些问题,日本驹泽大学法学部教授村井良太对比回顾了1968年明治维新100周年时的情况。

面对如此严重的生存危机,村井哲也认为,日本应该从明治维新150年来的历史中寻找答案。在此前的历史进程中,日本正是通过不断普及投票权,来让更多的“新鲜血液”进入“大脑”。2017年,日本举行了将拥有投票权的年龄从20岁下调至18岁之后的首次总选举。这无疑是一种有益的探索。下一步,如何让已经拥有了投票权的年轻人更加关心政治,更多地参与到日本的“大脑思维活动”之中,将成为日本“续命”并重塑“人格”的关键。

3.第一个字的拼音不能使“MTSH”

当年负责主持官方纪念活动的日本首相佐藤荣作曾在一次面对青年人的演讲中回忆说,“我的家在战争中被烧毁,妻子拖着一辆双轮小推车四处逃难。对战争没有过切肤之痛的年轻人,你们真的很幸福!”“我认为,无论是对于人生而言,还是对于政治而言,基于和过去的对话,来认定通向未来的道路,都是正确的思维方法。”

追问“因何纪念”与“如何纪念”

4.尽量避开民间预想的年号名称

村井良太认为,回顾历史是为了更好地展望未来。虽然距离明治维新100周年纪念仪式又过去了半个世纪,但当今的日本仍需要继承当年的优良传统,立足于痛切的悔悟和反省,来看待日本走向近代化和国际化的历程。必须认识到,正是因为有了这种反省和追问的传统,日本才得以在战后重获新生。

围绕明治维新150周年而举行的纪念仪式和活动,到底应该纪念什么,又该怎么纪念,针对这些问题,日本驹泽大学法学部教授村井良太对比回顾了1968年明治维新100周年时的情况。

5.不要用经常作为人名的汉字

应摒弃对华“零和思维”

当年负责主持官方纪念活动的日本首相佐藤荣作曾在一次面对青年人的演讲中回忆说,“我的家在战争中被烧毁,妻子拖着一辆双轮小推车四处逃难。对战争没有过切肤之痛的年轻人,你们真的很幸福!”“我认为,无论是对于人生而言,还是对于政治而言,基于和过去的对话,来认定通向未来的道路,都是正确的思维方法。”

6.不要使用与大企业相同的名字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