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西晋松原寺审判制度独具特色

2019年5月17日 - 永利皇宫
西晋松原寺审判制度独具特色

  一、右治狱、左断刑:大理寺的鞫谳分司

  大理寺是宋朝中央最高审判机构,在其诸多职能中,司法审判是主要职能。为保证大理寺审判的公平与公正,避免徇私枉法和冤假错案,宋朝制定了一系列规范大理寺审判的制度。这在一定程度上为大理寺有效、正确地行使审判权提供了制度保障,对维护宋朝法律有序运行发挥了重要作用。

秦大理寺为廷尉,北齐为大理寺,历代因之,清为大理院。秦、汉时以廷尉主刑狱,审核各地疑狱重案。汉景帝、汉哀帝、东汉末汉献帝、南朝梁武帝四次改为大理,均仍复旧。北齐定制,以大理寺为官署名,大理寺卿为官名。隋以后沿用,后经被多次泛用。清末新政改称为大理院,民国初年北洋军阀政府亦袭此名,为当时的最高审判机关。

  元丰元年对大理寺职责作了调整,恢复设立右治狱,同时又恢复了刑部详覆制。《续资治通鉴长编》载曰:

  翻异别勘,指在录问或行刑时犯人翻异(推翻口供)申诉,须由另一司法部门重审。此制源于唐末五代。两宋有“移司别推”和“差官别推”两种形式。“移司别推”,即对翻异的案件,由原审判机关长吏改派同级他司进行重新审理的一种复审形式。“差官别推”,即对不服判决的上诉案,由上级机关差官进行重新审理的一种复审形式。这两种复审形式都适用于大理寺审理案件,大理寺右治狱即实行“移司别推”制度,其下设左、右推,主鞫勘、定夺诸处送下公事,“左右推事有翻异者互送”,即如果右推所审讯案犯出现翻案时,则将公案移送左推;反之亦然,“再有异者,朝廷委官审问或送御史台治之”。这两项审判制度对大理寺减少刑狱冤滥、防止官吏曲法舞弊具有重要作用。

隋唐的司法系统分成三块,大理寺、刑部和御史台。大理寺负责审理中央百官犯罪、京师徒刑(强制服劳役)以上案件以及州县呈报的疑难案件,经过审定后送交刑部复核,再申报中书门下,大案及死刑要奏请皇帝批准;刑部负责复核大理寺审定的流刑以下罪及州县判处的徒刑以上罪,死刑不论在京在外,都要由刑部复奏,请示皇帝批准,再由大理寺复审判决;御史台负责监督大理寺和刑部的司法审判事务。有大案要案,大理寺、刑部和御史台要派人联合审案,叫做“三司推事”,后来它又有了一个更通俗的名字,叫
“三司会审”。官员上,顶头上司是大理寺卿,一般为正三品,是掌握全国刑狱的最高长官。往下是大理少卿,是大理寺卿的副职,即二把手。再往下还有对应处理各项事务的寺承以及直接审理案件的寺正。这样的设置在历朝历代虽然有一些变化,但是总体上一直延续至北洋军阀政府。

  (绍兴)七年五月五日,诏大理寺丞勘吏部人吏种永和等公事行遣迂枉,故作注滞,其当行官吏理合惩戒,少卿张汇、正赵公权各特罚铜十斤,丞林悫、都辖张昭亮各降一官,职级、推司并令临安府从杖一百科断。[1](职官二四之二一,第3册,第2902)

作者简介:

“右治狱”以治狱少卿为首,配有大理寺正、大理寺丞、检法使臣、都辖使臣等法官,以及监门官(相当于驻守门岗的法警)二员、吏人三十余名;下设开拆司、表奏司、知杂司、驱磨案(掌涉案物资的调查)、左右寺案(相当于执行庭)、左右推(掌刑案的“事实审”)、检法案(掌刑案的“法律审”)。

  北宋前期,大理寺并不设审讯机构,只负责详断天下奏报的案件。神宗元丰改制,大理寺设立左断刑,并恢复设立审讯机构,即设右治狱,掌审讯案件。关于大理寺设左断刑、右治狱两司后,审判是否也实行“鞫谳分司”,有进一步探讨的必要。《神宗正史·职官志》是这么说的:

关键词:

名字与佛教的寺院并无关联,“理”是古代的一种官名,意思是掌刑。之后汉景帝时期,又加了大字,专门负责中央百官犯罪及京城徒刑以上的案件。而“寺”有朝廷的“廷”之含义,本来指的是宫廷的侍卫,寺人的官署就叫“XX寺”,因此后来就指官府的统称。而佛教的寺院其实原本应称作为“伽蓝”,隋唐之后才演变为“寺院”。

关键词:宋代;大理寺;审刑院;鞫谳分司;详议

  为了防止大理寺官员徇私枉法、舞弊案情,交结涉案人员,宋朝制定了许多禁谒制度。如仁宗宝元二年(1039)十二月庚申,规定:“审刑院、大理寺、刑部,自今毋得通宾客,犯者以违制论。”神宗熙宁元年(1068)二月规定:“大理寺不许宾客看谒及闲杂人出入,如有违犯,其宾客并接见官员并从违制科罪。”元丰二年二月甲寅又作了进一步强调:“大理寺官属,可依御史台例,禁出谒及见宾客。”南宋高宗绍兴六年(1136)十二月诏令:“大理寺官自卿、少至司直、评事,虽假日亦不得出谒及接见宾客。”御史台负责大理寺官员违规出谒的监督、劾奏。回避制度及禁止出谒制度的施行,对防止断案活动中官官相护、以权谋私等具有积极意义,对提高法官的自我约束意识、自觉秉公办案具有一定的促进作用。

图片 1

  综上所述,大理寺左断刑除了负责详断各地文武官员犯罪被奏劾的案件,以及各地报呈的疑罪上奏案件外,还承担着详断右治狱审理的京城百官犯罪案件、皇帝特别委派审讯的案件、官物应追究归公的案件。大理寺右治狱、左断刑审判活动毫无例外也遵循着“鞫谳分司”精神。

  “鞫谳分司”即在案件的审理中将审(鞫)与判(谳)分由不同的部门或官员承担,各自独立活动,不得相互商议。自元丰六年(1083)三月,朝廷将大理寺分为左断刑和右治狱。左断刑又分成断、议两司,右治狱则分为左、右两推。大理寺的鞫谳分司制度分为两部分:左推和右推以及断司和议司。左推、右推是审讯机构,即鞫司,如同州的左、右司理院,案件有翻异,则左推审讯的案子交由右推审讯,反之,则交左推审讯。断司和议司是议法覆审机构,即谳司。断司由大理正、大理评事、大理司直组成,“凡断公案,先上正看详当否,论难改正,签即注日,然后过议司复议”。议司由大理卿、大理少卿、大理寺丞组成,复议断司所决之案件,“如有批难,具记改正,长贰更加审定,然后判成录奏”。议司的功能是复核,复核断司所判是否正确。断司和议司只能负责案件的判决和复核,不能参与审讯活动。而左推和右推只负责案件的审讯,认定犯罪事实,供断司和议司判决及复核。这样使大理寺“鞫谳”两司,各司其职,不许越权,使审、判“无偏听独任之失”。“鞫谳分司”被认为是“狱司推鞫,法司检断,各有司存,所以防奸”的重要制度。

元丰改制之后,大理寺设卿一员,为寺之长官;少卿两员,分领“左断刑”与“右治狱”两个法院。凡天下疑案以及命官、将校犯罪案,归“左断刑”审断;凡事涉在京百司的案子、诏狱、系官之物应追究者,归“右治狱”鞫勘。

作者简介:戴建国,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内容摘要:

我国自古行政司法不分,地方行政长官也是最高司法审判者,知县,知府丟需要审判民事案件。当然,受审者是可以上告的。隋唐时期,三省六部制形成。宋代趋于完善。

  宋制将死刑分成疑难案和无疑难案两类,疑难案,须奏报中央,称“奏案”,由大理寺判决;无疑难案,地方有判决和执行权,在执行死刑后报刑部覆查,“刑部主覆天下大辟已决公按”[1](职官一五之一,第3册,P2698)。宋代的死刑案件随着宋代社会政治经济的发展,数量增长相当快。《续资治通鉴长编》载,咸平四年(1001)真宗“览囚簿,自正月至三月,天下断死罪八百人,怃然动容”[4](卷四八,咸平四年五月甲申,P1060)。三个月断死罪800人,平均每月266人,照此比例,一年死刑犯约达3000人。此时距淳化四年只不过8年时间。这些死刑案,都需要刑部详覆。天圣四年(1026),判刑部燕肃上奏曰:“贞观四年断死罪二十九,开元二十五年才五十八。今天下生齿未加于唐,而天圣三年断大辟二千四百三十六,视唐几至百倍。”[4](卷一○四,天圣四年五月己卯条,P2406-2407)这些数字表明当时刑部详覆天下死刑案的工作量非常大,为集中精力做好详覆,才不得不停止大理寺案送刑部详覆。

  实行亲嫌回避与禁止出谒制度

大理寺,官署名。相当于现代的最高法庭,掌刑狱案件审理。

  值得指出的是,元祐三年罢大理寺右治狱,至绍圣二年又恢复右治狱,曾“置司直一员”。[1](职官二四之一二,第3册,P2898)南宋建炎三年,因抗金形势艰险,财政匮乏,不得不裁减官员,规定“断刑司直兼治狱司直,其寺簿并治狱司直并罢”[1](职官二四之一五至一六,第3册,P2899-2900)。右治狱司直废罢后,左断刑司直参与右治狱的检法。应该说这是抗金战争时期的一个非常态,是权宜之计。据汪应辰的说法,南宋“中兴以来,务从简省,大理少卿止于一员”[5](卷一七五,绍兴二十六年闰十月辛亥条,P3353),也是由这个原因造成的,故汪应辰要求恢复元丰官制,设少卿二员,分领治狱和断刑,以便充分贯彻“鞫谳分司”制度。到了绍兴十二年有臣僚上言:“近睹关报,大理寺丞叶庭珪除大理正,庭珪前日为丞,乃治狱之丞,今日为正,实断刑之正,断刑职事与治狱异,祖宗旧制必以试中人为之。庭珪资历颇深,初无他过,徒以不闲三尺,于格有碍。诏别与差遣。”[1](职官二四之二二,第3册,P2903)明确谈到大理寺丞(推丞)为治狱之推丞,大理寺正为断刑之官,“断刑职事与治狱异”,两者分掌不同的职事,实行与州府同样的鞫谳分司制度。可以看出汪应辰强调的“鞫谳分司”制是得到了贯彻的。再看一件司法实例:

  为防止审判时法官徇私舞弊,宋初制定了回避制度。《宋刑统》规定:“诸鞫狱官与被鞫人有五服内亲,及大功以上婚姻之家,并受业师,经为本部都督、刺史、县令,及有仇嫌者,皆须听换。”在之后的司法实践中,又增加许多重要的补充条款,使回避制度更加严密。如真宗景德二年(1005)九月诏:“应差推勘、录问官,除同年同科目及第依元敕回避外,其同年不同科目者不得更有辞避。”即法官与被审之人有同年同科目关系的必须回避。如果回避的官员太多,则须将案件移送其他机关审理,如哲宗元祐六年(1091)五月庚午,大理寺言:“断案若定夺事,卿、少卿、正应避者,免签书,若俱应避者,牒开封府。”得到朝廷批准。大理寺法官如果与被审之人有荐举关系者,亦须回避。如徽宗崇宁二年(1103),“大理寺申请有服亲及曾经荐举或有仇怨者,许避”。孝宗淳熙元年(1174)六月四日,臣僚奏言:“在法鞫狱、录问、检法而与罪人若干系人,有亲嫌应避者,自陈改差。”即案件审理官员与嫌疑人有亲嫌关系者也要回避。

隋唐时期

按照唐朝制度,大理寺负责审理中央百官与京师徒刑以上案件;凡属徒流案件的判决,须送刑部复核;死刑案件须奏请皇帝批准,同时对刑部移送的死刑与疑难案件具有重审权。

由此可见,大理寺只拥有最高司法机构的一部分职权,刑部、御史台都有类似职权。遇到重大案件,大理寺卿需要与刑部尚书、侍郎,会同御史中丞共同审理,名为“三司会审”。

神断狄仁杰就在大理寺任职期间得名,他一年之内判决大量积压案件,却无一人冤诉。

图片 2

  南宋乾道二年(1166),孝宗诏:“大理寺今后狱案到寺满一百五十张为大案,一百五十张以下为中案,不满二十张为小案,断、议限并依绍兴二十一年八月十六日指挥主(立)定日限,内外路并右治狱,大案,断、议限三十日……临安府大案,断、议限二十五日。”[1](职官二四之二八,第3册,P2906)诏令规定大理寺断案时限,内右治狱大案,详断、详议的时限为三十日。至乾道三年宋对此断案时限又作了调整:“大理寺左断刑,丞受狱案,检准程限尚宽,今欲拟定下项:外路及右治狱大案元限三十日,今减作二十日……缘本寺承受诸路并临安府、右治狱申奏到案状并系断、议官躬亲书断。”[1](职官二四之二九,第3册,P2906)右治狱推鞫的大案,送左断刑详断的时限减为二十日。这是右治狱推鞫的案子送左断刑详断的例证之三。

  防止官吏曲法舞弊

许多人都说了,大理寺相当于现在最高法院。这个回答其实是不十分准确的,如果要准确地说,唐宋时期的大理寺才相当于最高法院,明清时期的大理寺,并不是最高法院,因为明清时期的大理寺并不具有司法审判权,只负责复核各地刑案,最高审判权归刑部,换言之,明清时期的刑部才更像高最法院。

内容摘要:在“防弊”治国理念指导下,宋代创立了“鞫、谳、议”审判机制。不仅地方上严格执行了这一制度,中央层面实际上也贯彻了这一制度。宋神宗元丰改制,大理寺设右治狱,掌京城百官犯罪案、皇帝委派案、官物应追究归公案的审讯;同时设立左断刑,负责详断各地文武官员犯罪被劾案和各地报呈的疑罪上奏案。右治狱推鞫的案子须送左断刑详断,贯彻了鞫谳分司的精神。详议是建立在鞫、谳分司基础上的一个更深层次的制度设计,即地方奏案(已鞫)报大理寺、刑部断,再经审刑院详议。大理寺和审刑院断、议如有争执而无法定案时,宋还设有尚书省集议程序,以解决疑难问题。这一制度充分体现了宋代祖宗家法“事为之防,曲为之制”的宗旨。

演变规律

从历史沿革来看,明清以前,大理寺职权较重,掌握着审判和复核权;明清以后,大理寺职权下降,审判的主要权力逐渐转向刑部。直至近现代,大理寺更名为最高法院,作为最高审判机构的地位才固定下来。

我是专注历史文化的狄飞惊,欢迎关注我!

回答:

古代有些奇葩官名,比如洗马,鸿胪寺等等,看到这些,我们忍俊不禁。

但是,我们在看历史剧时,不对这些有点了解,我们往往会感觉一脸懵逼,下面给大家介绍大理寺,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大理寺,相当于现代的最高法院,掌刑狱案件审理,长官名为大理寺卿,位九卿之列。秦汉为廷尉,北齐为大理寺,历代因之,明清时期与刑部、都察院并称为“三法司”。清末新政改称为大理院,民国初年北洋军阀政府亦袭此名,为当时的最高审判机关

秦、汉时以廷尉主刑狱,审核各地刑狱重案。汉景帝、汉哀帝、东汉末汉献帝、南朝梁武帝四次改为大理,均仍复旧。北齐定制,以大理寺为官署名,大理寺卿为官名。

隋以后沿用。大理之意:古谓掌刑曰士,又曰理。汉景帝加大字,取天官贵人之牢曰大理之义。大理寺所断之案,须报刑部审批。

凡遇重大案件,唐制由大理寺卿与刑部尚书、侍郎会同御史中丞会审,称三司使。明、清由大理寺、刑部、都察院会审,称三法司。决狱之权三在刑部,但大理寺不同意时,可上奏圣裁。大理寺卿官秩,隋初为正三品,炀帝改从三品,唐同。

明、清均正三品。可参与朝廷大政会议。清光绪二十四年,一度并入刑部,旋复旧。清光绪,改为大理院。明清时期各中央司法机构的职能与隋唐时期相反,刑部负责审

大理寺旧置判寺一人,兼少卿事一人。

凡狱讼之事,随官司决劾,本寺不复听讯,但掌断天下奏狱,送审刑院详汔,同署以上于朝。

详断官八人,以京官充, 国初,大理正、丞、评事皆有定员,分掌断狱。

其后,择他官明法令者,若常参官则兼正,未常参则兼丞,谓之详断官。旧六人,后加至十一人,又去兼正、丞之名。咸平二年始定置。

用今天话说,你哪个亲戚在大理寺做官,偷着乐吧,做点违法放罪的事,他高台贵手,你就平安无事了

回答:

大理寺中国古代掌管审谳平反刑狱的官署。

始设于北齐,隋、唐以后皆沿其制。朱元璋于吴元年(1367)置大理司卿,秩为正三品。次年朱元璋称帝后沿袭。其后设罢不时,名称和编制等也不断变更。永乐中始告定型,大理寺设卿一人,左、右少卿各一人,下设左右寺丞、左右寺正等。
图片 3

大理寺的主要职责是专门审核天下刑名,凡罪有出入者,依律照驳;事有冤枉者,推情详明,务必刑归有罪,不陷无辜。它与刑部、都察院合称三法司,刑部受天下刑名,都察院纠察,大理寺驳正。凡未经大理寺评允,诸司均不得具狱发遣。大理寺审理案件,初期置有刑具和牢狱。弘治以后,只阅案卷,囚徒俱不到寺。重大案件,由三法司会审,初审以刑部、都察院为主,复审以大理寺为主。明代中叶以后,刑名之柄为宦官所夺,甚至大理寺大审时太监居公案之中,列卿受其指使,大理寺形同虚设。清沿明制,设大理寺,职掌与明同。
很好,原来刑部和大理寺是不一样的啊。

回答:

图片 4

大理寺相当于现代的最高法院,掌刑狱案件审理;三司会审是明代在唐代三司推事基础上形成的,在审判重大、疑难案件时,由刑部、大理寺和都察院三个中央司法机关会同审理,简称三司会审,三司会审一般由皇帝下令,三大司法机关承命,审理结果报请皇帝批准执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