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三个歌女和为他写的一百首诗 壹段道听途说的“文坛血案”

2019年4月4日 - 永利皇宫
三个歌女和为他写的一百首诗 壹段道听途说的“文坛血案”

这里的故事和《邵氏闻见后录》中的故事,除了年代上,大致内容差不多。

苏小空匀一面妆,便留名字在钱塘。藏鸦门外诸年少,不识红儿未是狂。——唐代·罗虬《比红儿诗
其五十五》

比红儿诗 其五十一

唐代:罗虬

[唐](约公元八七四年在世)字不详,台州人。生卒年均不详,约唐僖宗乾符初前后在世。词藻富赡,与隐、邺齐名,世号“三罗”。累举不第。广明乱后,去从鄜州李孝恭。为人狂宕无检束。籍中有善歌妓杜红儿,虬令之歌,赠以彩。孝恭以红儿已为副戎所聘,不令受。虬怒,拂衣起;明日,手刃杀之。孝恭坐以罪,会遇赦释之。虬追念红儿之冤,于是取古之美女,有姿艳才德者,作绝句一百首,以比红儿,名曰《比红儿诗》。盛传于世。

罗虬

驱马出辽阳,万里转旂常。对敌六奇举,临戎八阵张。斩鲸澄碧海,卷雾扫扶桑。昔去兰萦翠,今来桂染芳。云芝浮碎叶,冰镜上朝光。回首长安道,方欢宴柏梁。——唐代·李世民《宴中山》

宴中山

履艮包群望,居中冠百灵。万方资广运,庶品荷财成。神功谅匪测,盛德实难名。藻奠申诚敬,恭祀表惟馨。——唐代·武则天《唐明堂乐章。宫音》

唐明堂乐章。宫音

敬奠蘋藻,式罄虔襟。洁诚斯展,伫降灵歆。——唐代·佚名《郊庙歌辞。武后享清庙乐章十首。第四迎神》

郊庙歌辞。武后享清庙乐章十首。第四迎神

唐代:佚名

敬奠蘋藻,式罄虔襟。洁诚斯展,伫降灵歆。1

图片 1

比红儿诗 其五十五

唐代:罗虬

[唐](约公元八七四年在世)字不详,台州人。生卒年均不详,约唐僖宗乾符初前后在世。词藻富赡,与隐、邺齐名,世号“三罗”。累举不第。广明乱后,去从鄜州李孝恭。为人狂宕无检束。籍中有善歌妓杜红儿,虬令之歌,赠以彩。孝恭以红儿已为副戎所聘,不令受。虬怒,拂衣起;明日,手刃杀之。孝恭坐以罪,会遇赦释之。虬追念红儿之冤,于是取古之美女,有姿艳才德者,作绝句一百首,以比红儿,名曰《比红儿诗》。盛传于世。

罗虬

昭昭竹殿开,奕奕兰宫启。懿范隆丹掖,殊荣辟朱邸。六佾荐徽容,三簋陈芳醴。万石覃贻厥,分珪崇祖祢。——唐代·佚名《郊庙歌辞。褒德庙乐章。武舞作》

郊庙歌辞。褒德庙乐章。武舞作

金相载穆,玉裕重辉。养德清禁,承光紫微。乾宫候色,震象增威。监国方永,宾天不归。孝友自衷,温文性与。龙楼正启,鹤驾斯举。丹扆流念,鸿名式序。中兴考室,永陈彝俎。——唐代·佚名《郊庙歌辞。享太庙乐章。承光舞》

郊庙歌辞。享太庙乐章。承光舞

神州阴祀,洪恩广济。草树沾和,飞沉沐惠。礼修鼎俎,奠歆瑶币。送乐有章,灵轩其逝。——唐代·佚名《郊庙歌辞。祭神州乐章。送神》

郊庙歌辞。祭神州乐章。送神

唐代:佚名

神州阴祀,洪恩广济。草树沾和,飞沉沐惠。礼修鼎俎,奠歆瑶币。送乐有章,灵轩其逝。1

魏帝休誇薛夜来,雾绡云縠称身裁。红儿秀发君知否,倚槛繁花带露开。——唐代·罗虬《比红儿诗
其五十一》

我们知道,《太平广记》这本著作,说白了就是野史汇编,在这则故事后面,《太平广记》也明确注明了“出《摭言》”,可是却和《唐摭言》中的故事大相径庭。

前面的文字基本上照抄《唐摭言》,但在“手刃绝句百篇”这六个字当中,多出了“红儿既而思之乃作”八个字。

这是怎么回事呢?

再看《太平广记》,到了这里,画风大变,故事出现了神奇的变化。

从《太平广记》来看,罗虬实在很脑残、很血腥,而红儿则太无辜了。

罗虬生气之余,颇有一些乱七八糟的豪侠之风,暴起,杀掉了红儿。这是我得不到,你也别想占有的意思吗?

有些惋惜、有些疯狂的文坛佳话。

罗虬投奔唐朝宗室李孝恭,看上了营妓红儿,被红儿歌声弄得五迷三道的罗虬,请红儿献歌,并且赠送礼物。但李孝恭因为知道自己的副将早就看上了红儿,拒绝了罗虬。

杀完人后,罗虬还是念着红儿的好,疯狂创作一百首绝句以示纪念。

《摭言》就是《唐摭言》,费了好大劲,终于在卷十《海叙不遇》中找到了相关记载——

图片 2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